浙江大学两一线教师坚持本科教学获100万元奖励

浙江大学两一线教师坚持本科教学获100万元奖励

时间:2020-03-24 06:07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姚缨英 浙江大学电气工程学院教师 张振跃 浙江大学数学系老师

  新京报讯 (记者卢美慧)9月10日,浙江大学教师节典礼上,该校两位教授因长年坚持在本科生教学一线、并受到全校师生的广泛认可,每人获得了“浙江大学心平奖教金”100万元的奖励。

  昨日,浙江大学常务副院长陆国栋介绍,获得百万奖励的老师,是经过学院推荐、学校层层选拔,最后由本科二年级以上学生投票选出的,旨在以此激发一线教师的工作热情。

  评选实名制一人一票

  浙江大学常务副院长陆国栋介绍,为向一线教师倾斜,奖项设立之初就规定校领导不得参选。整个评选过程接受全校师生监督,评选采用实名投票,严格实施一人一票。最终,电气工程学院姚缨英老师和数学系张振跃老师同获奖励,两人将分别获得一百万元奖金。

  陆国栋称,长期以来,在高等教育领域,对教师的考核一直以科研成果为主要考核目标。“心平奖”的出现,为的就是扭转这种偏差,鼓励更多的教师把精力投入课堂教学。

   奖励旨在营造重教氛围

  陆国栋说,浙江大学高额奖励一线教师为的是营造尊师重教的氛围,“但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要扭转高校教师重科研轻教学的传统,除了设计奖励还需要更多的制度保障。”

  2011年的教师节,浙江大学宣布设立由浙大校友段永平和夫人刘昕捐资设立的“浙江大学心平奖教金基金”,以表彰功底扎实、业务精湛、教学效果突出、关爱学生成长的优秀教师。

  设立基金的第二年教师节,浙江大学开出首个百万奖励。参评老师需要各学院推荐、然后经过由校长、校领导、院士代表、国家教学名师代表、学生代表、校友代表组成的评委会的考察,再由全校师生投票选举产生。

   “浙江大学心平奖教金”评选条件

  1 从事教学工作10年以上且在浙江大学工作5年以上的教师(含班主任、德育导师及辅导员)。学校领导不参选。

  2 忠诚教育事业,有优良的职业道德,强烈的事业心和责任感,爱岗敬业,乐于奉献,受到广大师生的敬重和信赖,没有教学事故。

  3 同时具备下列条件之一

  长期工作在教学第一线,专业水平高、教学工作量大、教学效果好,深受广大学生爱戴,得到同行普遍认可;

  有较高的学术造诣,教学水平高、教学评价优,深受广大学生推崇和喜爱;

  长期工作在学生思想教育第一线,积极为学生排忧解难,引导学生健康成长成才,在为人师表、爱岗敬业、无私奉献等方面有感人的事迹,具有先进典型的示范和引领作用,深受广大学生欢迎和爱戴。

   对话

  姚缨英: 百万奖励是重视教学的好讯号

   谈获奖

  课上得多,熟悉的学生多

  新京报:你是什么时候知道自己获奖的?

  姚缨英:颁奖最后一刻。今年三月学院里推荐我去参选,我就填写了一些表格,中间投票、评选,自己都不知道,也没特别去在意。

  新京报:对这100万的用途有规划吗?

  姚缨英:钱还没有发到手上,所以也没特别的规划。但我打算拿出一部分捐给电工电子基础教学中心,鼓励更多的老师钻研教学工作。

  新京报:1539票在候选老师中得票最多,你觉得学生们为什么把票投给你?

  姚缨英:投给我的原因大概是因为我跟他们在一起的时间比较多吧。这几年,我平均每周上课超过12学时,除了本学院的本科课程,其他学院的电路课程我也教不少。课上得多,熟悉的学生多,我又是个好脾气,同学们才如此厚爱吧(笑)。

   谈教学

  教学不应是科研的陪衬

  新京报:重科研轻教学是很多高校的弊端,很多人认为同样的精力不如做科研。

  姚缨英:我始终认为老师的职业角色是在讲台上、在与学生互动的过程中完成的,一个好老师肯定不能脱离他的学生。但这也不是说老师重视科研不对,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我也承担一些科研任务。

  科研和教学不该是矛盾的,科研应为教学服务,不应让教学成了科研的陪衬和附庸。

  新京报:一个好的大学老师是不是应一直在一线教学?

  姚缨英:本科生的基础教育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人才培养的最终效果。大学的核心目的是培养人才,从这个角度来说,老师当然应该坚持在教学一线。

  新京报:怎样才是一个好的大学老师?有没有特别佩服的名师?

  姚缨英:我对好老师的理解是,知识渊博、循循善诱、良师益友,做到这几点就是一名好老师。

  我特别佩服的老师不是名人。他们分别是我的三位老师。一位在我小学时,让我懂得了吃苦耐劳。一位是我研究生时期的老师,教会我严谨;第三位是我的博士导师,他教会了我信任和期待。

   谈激励

  鼓励教学不能光靠钱

  新京报:之前有高校要求院士要给本科生上课,强调本科生基础教育的重要性,你怎么看?

  姚缨英:强扭的瓜不甜,靠规定课时保证院士、教授、讲师们的讲课数量,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在许多高校为教师们的科研成果设立种种奖项的背景下,浙江大学有这么一个奖,说明学校是在往一线教学的老师身上倾斜的,这是一个好讯号。

  新京报:经济上的奖励,是鼓励教师向教学一线倾斜的最好办法吗?

  姚缨英:我们有那么多的奖励去鼓励取得了科研成果的教师,为什么不能有一些专门鼓励一线教学工作的奖项呢?

  这不仅是钱的问题,说大一点是高等教育导向的问题。教书育人是教师的天职,但应该有一个让老师们安心、甘愿付出的环境。

  新京报:说到教育导向,除了奖金的方式,还有什么方法可以让老师愿意在一线教学生?

  姚缨英:更多是大环境的问题,衡量标准的问题,这就不是浙江大学和我一名教师能解决的问题了。

  但是作为一名一线教师,我觉得吸引教师坚守一线还需要制度上的鼓励。科研成果是明摆着的,但教书育人是润物无声的。这两个同样重要,不该厚此薄彼。

  比方评职称,加大对一线教学工作的考量,纳入奖评体系。不能让老师们以为教学没有用,教好教坏都一样,这样最后害的是学生。

  新京报记者 卢美慧

http://news.sohu.com/20130912/n386413204.shtml news.sohu.com false 新京报 卢美慧 http://epaper.bjnews.com.cn/html/2013-09/12/content_464953.htm?div=-1 report 3564 姚缨英浙江大学电气工程学院教师张振跃浙江大学数学系老师新京报讯(记者卢美慧)9月10日,浙江大学教师节典礼上,该校两位教授因长年坚持在本科生教学一线、并受到全校 (责任编辑:UN625) 标题:浙大两名一线教师获100万元奖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