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肃、赤裸、摩登……100年来,脱离男性审视的

严肃、赤裸、摩登……100年来,脱离男性审视的

时间:2020-03-24 06:03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近100年前的1929年, 全国第一届美展, 20世纪第一批学画的中国女性, 用“自画像”的方式集体惊艳亮相。 从此,女性艺术家开始进入大众视野。 华南师范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姚玳玫, 搜集、整理1920-2010年间, 百余位中国才女的画像作品: 从潘玉良、方君璧,到喻红、向京; 从油画、水墨、素描,到版画、雕塑…… 2019年,她耗时10年完成的 《自我画像——女性艺术在中国》出版。 一条采访了姚玳玫教授, 她说,看了百年来那么多中国女性的脸庞后, 发现背后有一个环环相扣的精神线索 ——自我。 她们从历史深处走来, 未必靠社会解放,而是靠自我拯救。 对着镜子的自我凝视,她们发现自己、确立自己和表现自己。 将这一张张的“脸”摆在一起, 中国百年女性的精神足迹昭然。 自述 姚玳玫 编辑 叶荔 1898年9月,戊戌变法失败的梁启超,登上逃亡日本的游轮。日本朋友看他不开心,便送了他一本作家柴四郎的小说《佳人奇遇》。之后,梁启超就开始翻译这本书,“个人”这个词于此第一次被提出。 1902年,中文词“个人”正式对应英文的“Individual”:每个人都是独立的。 1903年、1904年,上海、杭州、湖南等各地出现女校,中国女性有了接触外界的机会,她们到学校学习,学习绘画或雕塑,拥有表达的技能,表达自我。 100年过去,女性创作千变万化,唯一不变的是女性作品都有自我画像的迹象。从第一批性格各异的女画家,比如潘玉良、蔡威廉;到战争年代在夹缝中创作的萧淑芳、黎林;再到1990年代后,开始在艺术界真正占据一席之地的喻红、申玲、姜杰、向京…… 她们的创作多为自我画像所贯通,构成一条有趣的线索,让人清晰地看到100年来,在不同社会的背景下,中国女性形象的演变。 1、方君璧(1898-1986) 典雅沉静的现代闺秀 1898年出生的方君璧,出生福建名门望族,她画的自己,是典型的闺秀形象,短衣长裙,人的神态衣着端庄、恬静、优雅,十分唯美。她也是五四第一代女性艺术家中起步最早的一位。 2、潘玉良(1899-1977) 无邪的赤裸 潘玉良从底层走出来,人生经历坎坷,她的肖像画都有自画像意味,画得都很大胆,她关注身体,突出肉感和细部,脸部是高颧骨、厚嘴唇,细长眼睛。其人物脸蛋不是常规的美女,在当时来看,她有意颠覆传统。 3、蔡威廉(1904-1939) 沉默的力量 蔡威廉是大教育家蔡元培的女儿,曾留学法国和德国学习油画。优渥的家庭出身,使她注重画面的精神性。她画中的自己,沉默苦涩,有表现性的、超现实的扭曲感。从某种意义上说,她是超凡脱俗的。 4、孙多慈(1912-1975) 知识女性的成熟 民国才女孙多慈,与徐悲鸿的师生恋广为流传,但她更是五四之后成长起来的第二代油画艺术家。她画的自己:短发、围巾,温文尔雅,造型轮廓准确,光影精细。 5、郁风(1916-2007) 桀骜不驯 郁风是郁达夫的侄女,受他影响爱好新文艺,独立,且桀骜不驯。这是她年轻时画的自己:短发、耸眉,棱角分明。 6、关紫兰(1903-1986) 现代主义浪潮中的城市女性 上海人关紫兰,是中国受野兽派影响最早的画家之一。她曾到日本留学学习西洋画,是个摩登女郎,她的自画像不再写实,而是笔法狂放、粗率,色彩浓重。简化和概括,使她画出脸谱化的洋娃娃。 7、周丽华(1900-1983) 与旧礼俗斗争 周丽华1920年代在上海美专学习,她画了艰难的寡妇形象,悲痛的母亲形象,控诉男女不平等的社会。 8、张丹 战争年代的女性 战争年代,张丹是为数不多依然保持创作的女性,她在1940年出版个人画集,这张很可能是她的自画像,短发、扛着包袱,一脸坚毅,而背后是战争中流离失所的人。 9、萧淑芳(1911-2005) 夹缝中表达自我 萧淑芳曾跟随徐悲鸿学画,是著名画家吴作人的夫人。当时的思潮是倡导集体主义,她利用教学,仍画自画像,在缝隙中表达自我。 10、黎林(1931-1988) 主流之外的“铁姑娘” 黎林是解放区美术学校培养起来的女画家,1950年代以画革命题材作品著名。自画像里,冷冷的双眼凝视远方,嘴唇紧闭,神态毅然,细节丰富,是另一种形象。 11、王玉珏(1937- ) 工笔画女性 王玉珏是一位广东女子,毕业于广州美院,擅长工笔国画。七十年代,别人画顶天立地铁姑娘,她画长辫子的插着花朵的赤脚医生,也是工农兵形象,却是抒情的、生活化的,唯美的。 12、郑爽(1936- ) 与太阳鲜花同在的女性 郑爽1970年代用版画表现自己,背景是太阳和鲜花。高领毛衣,长发披肩,一张单纯年轻的脸,朝着太阳。这是六七十年代社会对中国女性的主流印象,她们热情向上,但就形象的唯美而言,“她”又有别于那些主流女性。 13、王迎春(1942- ) 改革开放后的女性形象 1980年,一直画革命题材的王迎春,画了两幅别出心裁的自画像,从女子穿着、神情、心绪,可以看出改革开后的女性形象,另一副模样。 14、闫平(1956- ) 在85年美术新潮中回归个人 闫平成长于1985年美术新潮之后,她画自己作为母亲的形象,私人生活冠冕堂皇地占据画面中心,很有视觉冲击力。 15、刘曼文(1962- ) 开始敷面膜的女子 刘曼文1982年毕业于鲁迅美术学院油画系。1990年代以后的一批自画像,涂着面膜,戴着面具,看着镜头。面膜后面的眼睛犀利别样。 16、喻红(1966- ) 画下自己的成长史 喻红1989年毕业于中央美院。她从大学时开始,就以自己作为模特画肖像,后来做成个人自传式的《目击成长》系列组画。从1岁画起,一年一画,每个细节都刻满生命的印痕。在自我画像的旁边附上当年的新闻图片,记录自己与时代同生共长的历程。 17、申玲(1965- ) 敏感热烈的现世感受 申玲1990 年毕业于中央美院,迟喻红一年。她的画像就不再记录与国家大事相同步的个人成长,而是记录自己的日常生活、现世感受。主题不再宏大,却有刻骨铭心的个人世俗感受。画面充满躁动,让人感受到女性在生存中的焦虑、狂躁,以及难以言说的苍凉。 18、杨帆(1972-2018 ) 卡通一代的迷茫 杨帆在1990年代画了《粉色青春》系列,她把自己处理成“卡通”宝贝。迷茫和空洞的粉色泡沫,涵育着平面、清浅的年轻一代,她们融化在粉色之中,又对这种粉色充满疑虑。 19、熊莉钧(1975- ) 美少女的金属性 熊莉钧2002年从川美油画系毕业后,创造了一系列金属质感的美少女形象,动画片里的那种无所不能的金属美女。她躲在这个金属躯壳后面,说:“我的一切行为都呈现在你们眼前,那就是我啊!” 20、向京(1975- ) 会说话的女性身体 向京1995年毕业于央美雕塑系,几年后她开始以女性身体为摹本做雕塑。赤裸的身体、佝偻的走姿、阴暗的表情……她让身体说话,谁能说身体或称肉体的任何一种伤损不是精神性的?她说她自己是一个“兴致勃勃的人性观察者”,实际上,那观察的背后有自己的经验。 《女性自我画像》央美美术馆展览现场 2010 2010年,学者姚玳玫,在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策划了一个《女性自我画像》的展览,把过去近100年来的76位女性艺术家的170多张面孔,以时代背景划分,在美术馆的展板上一一呈现。这是第一次以自我画像为主题去讲中国女艺术家的展览。 有趣的是,很多男性观众也反馈热烈。陈丹青看了关紫兰的《少女》后感叹:“眼前一亮,其余都黯然了。” 2019年,姚玳玫花了近10年撰写、30万字的《自我画像》出版。很多20世纪的文献史料是首次公布。 一条对姚玳玫进行专访,以下是她的自述。 我出生在广东汕头。早年的汕头被称为“小上海”,很有海派气质。童年最快乐的记忆,便是70年代末,与小伙伴们满街乱逛,染上了张爱玲说的那种怪癖:“喜欢听市声”。 硕士毕业后,我先在报社工作,也写点散文什么的。8年后,又到中山大学读现代文学方向的博士研究生。当时,与几个同学一起,参加我导师黄修己教授的一个国家课题,我做了20世纪中国现代文学研究史(1928-1937年段)的撰写工作,博士论文本来可以就这个方向做下去,会省事很多。但我犹豫再三,重新选了我更感兴趣的题目:想象女性:海派小说的叙事(1892-1949),做的是海派小说女性形象研究。 左:张爱玲1940年代自画像;右:《流言》初版封面 晚清至1930年代抗战前的海派小说,基本是清一色的男性作家的创作。抗战之后的40年代,女作家开始活跃。男人都上前线去了,把文学舞台留给女人,像张爱玲、苏青、施济美等。那时候我就开始关注女作家笔下的女性形象。 所谓“想象女性”,想考察的是晚清至民国时期上海面向市场的消遣型小说(即海派小说)如何叙述女性,女性形象如何被塑造,“她”扮演什么角色,担当什么功能,寄托着什么希望。这种铺天盖地书写女性背后,是一个什么样的社会,或称,女性与当时的社会文化环境达成一种什么样的关系。 海派小说的这种“想象”一开始是由男性作家来展开的,之后又有女性作家参与。男女作家对女性形象的处理是很不一样的。